讲中国历史,看历史知识,尽在讲历史网

抗金兵【第四场】到【第五场】

来源:讲历史2018-01-27 18:49:53责编:桂婷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推荐阅读

【内容导读】(四宋兵、张俊、刘?同上。)张俊(西皮摇板)执掌兵权威风凛,刘?(西皮摇板)半生戎马统雄兵。张俊(白)俺,都统制张俊。刘?(白)都统制刘?。张俊(白)刘元帅请了…
(四宋兵、张俊、刘?同上。)
张俊(西皮摇板)执掌兵权威风凛,
刘?(西皮摇板)半生戎马统雄兵。
张俊(白)俺,都统制张俊。
刘?(白)都统制刘?。
张俊(白)刘元帅请了。
刘?(白)请了。
张俊(白)韩元帅约我等过营议事,就此马上加鞭。
刘?(白)请。
张俊(西皮摇板)催马加鞭往前进,
刘?(西皮摇板)去到韩营议军情。
(众人同下。)

抗金兵【第五场】

(八女兵侍引梁红玉同上。)
梁红玉(西皮慢板)想当年两狼关一场血战,
这深仇何日报永记心间;
恨金兵又来犯长江天险,
俺这里定巧计誓与周旋。
(白)本督,梁红玉。会同我家元帅到此防守长江。近来金兵压境,人人都有抗敌
之心。等待元帅回来,共商破金之策。
左右。
众人(同白)有。
梁红玉(白)伺候了。
众人(同白)是。
(四家将引韩世忠同上。)
韩世忠(西皮摇板)安排破敌费心机,
见了夫人说端的。
(四家将暗同下。)
梁红玉(白)元帅回来了。
韩世忠(白)夫人。
梁红玉、
韩世忠(同白)请坐。
梁红玉(白)啊,元帅,今日金兵消息如何?
韩世忠(白)闻得金兵要分几路过江,我们这支人马虽然可以抵挡,只是无有破敌之策,
也是枉然!
梁红玉(白)我倒有个主意在此。
韩世忠(白)夫人有何高见呢?
梁红玉(白)据我看来,金兵到此,杀一阵,挡一阵,只怕劳而无功;如今,必须反守为
攻,方能取胜。元帅何不请张、刘二镇到此,共同商议。
韩世忠(白)夫人所见甚是,我已命人约请二位元帅。想必来也。
(中军上。)
中军(白)二位元帅到。
韩世忠、
梁红玉(同白)有请。
中军(白)有请。
(吹打。四宋兵、张俊、刘?同上,四宋兵暗同下,八女侍、中军暗同下。)
张俊、
刘?(同白)啊,元帅。
韩夫人,
韩世忠、
梁红玉(同白)请。
二位元帅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张俊、
刘?(同白)岂敢。韩元帅、韩夫人约我等到此,有何见教?
韩世忠(白)闻得金兵进袭扬州,兀术大军指日过江,声势浩大。本帅以为必须出奇制
胜,反守为攻,方为上策。多蒙岳元帅已调拨五万人马,前来助战。只是长
江辽阔,难以设防,势非各路人马一同进取,不易成功。为此,特请二位元
帅前来,共同商议。
张俊(白)韩元帅哪里知道,金兵此来,号称百万,骁勇非常。兵法云:“知己知彼
百战百胜”。依俺之见,按兵不动,坐观那贼动静,是为上策。
韩世忠(白)张元帅此言差矣!
张俊(白)何差?
韩世忠(白)自古道:“兵来将挡,水来土屯”。你我身为主帅者,守土有责,若是这样
因循行事,国家要我等何用啊?
张俊(白)韩元帅,老夫用兵多年,哪些儿不知,哪些儿不晓。身为大将者,必须深谋
远虑,不可轻举妄动。还是先奏明圣上,等候朝廷旨意,再做定夺。
韩世忠(白)嗳!大敌当前,急如星火,若待奏明请旨,岂不贻误军机?有道是:“将在
外,君命有所不受。”是攻是守,今日必须一言而定!
刘?(白)韩元帅言得急是。本镇即日回去,点动三万人马,准备一战,哪怕金人不
灭!
张俊(白)啊?军务大事非同小可,似这等卤莽从事,倘有差错,我是担待不起。韩元
帅,我要告辞了。
梁红玉(白)且慢!张元帅暂息一时之怒,且请坐下,大家从长计议如何?
众人(同白)请坐。
张俊、
刘?(同白)韩夫人有何高见?
梁红玉(白)方才我家元帅言语冒犯,望乞张元帅海涵。
张俊(白)岂敢。韩元帅意气用事,倘有差错,哪一个承当?
梁红玉(白)张元帅言之不差。据我看来,金兵自从入寇中原,我国将帅俱都各自为战,
不相呼应,以致屡战屡败。那金人看我朝中无人,因此又大举南下。如今,
若不同心协力,共图破金之策,只怕到那唇亡齿寒之时,就悔之晚矣!啊,
众位元帅,想我等身居重镇,当以国家为重,救民为先。倘再犹豫观望,贻
误军机,岂不被天下人笑骂我等!众位元帅,要再思啊再想!
韩世忠、
刘?(同白)是啊,张元帅要再思啊再想!
张俊(白)呀!
(西皮摇板)一番言说得我无有话论,
刘?(西皮摇板)切莫要逞意气误尽苍生。
韩世忠(西皮摇板)适才间言语中少有恭敬,
梁红玉(西皮摇板)破金兵全仗着协力同心。
张俊(白)也罢!待本镇回去,发兵接应,也就是了。
韩世忠、
梁红玉(同白)张将军肯来接应,真乃国家之幸也。
张俊、
刘?(同白)我等回去,早做准备。告辞了。
韩世忠、
梁红玉(同白)奉送。
张俊、
刘?(同白)请。
(吹打。四宋兵暗同上,四宋兵、张俊、刘?同下。八女兵暗同上。)
韩世忠(笑)哈哈哈……
(白)张元帅被你三言两语竟自说动。你呀,有韬略,有见识,令人可敬。
梁红玉(白)元帅说哪里话来,为国宣劳,分所当然。
韩世忠(白)夫人忒谦了。正是:
(念)三镇决胜策。
梁红玉(念)一战建奇功。
(众人同下。)

历史解密战史风云野史秘闻风云人物文史百科

刘备妻妾两次被俘为何未遭性侵

过去常说战争是政治的延续,但凡政治解决不了的问题,就得诉诸战争。现在看来,这种说法要改改了。一切战争的本质,都是对资源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