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中国历史,看历史知识,尽在讲历史网

曹操的历史功过如何评价

来源:讲历史2016-09-09 10:01:24责编:鹅卵石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推荐阅读

【内容导读】50年代末,史学界发生了一次为历史人物曹操“翻案”的学术讨论。在当时特殊的历史条件下,郭沫若发表了“翻案”文章,而谭其骧则针对郭老的观点直率地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50年代末,史学界发生了一次为历史人物曹操“翻案”的学
术讨论。在当时特殊的历史条件下,郭沫若发表了“翻案”文章,而
谭其骧则针对郭老的观点直率地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为新中国的史学
界留下了颇有意味的一段历史。近日,葛剑雄著,华东师大出版社出
版的《悠悠长水——谭其骧前传》较为客观、清楚地记录了这一段历
史,我们摘录于此,以飨读者。

1959年3月3月,谭其骧与朱永嘉去北京参加《中国通史》提纲讨
论会,16日回到学校,19日在工会召开全系师生大会上,向大家传达
了北京会议的精神。在经历了一场大哄大闹以后,北京会议提出要依
靠专家编一套新的《中国通史》,无异使师生们的头脑清醒了一些。

党委为了减少批判资产阶级学术思想的消极影响,鼓励谭其骧带
头作学术报告。正好郭沫若、翦伯赞提出为曹操翻案,郭沫若还提出
为殷纣王等历史人物翻案,谭其骧读过他的文章后,觉得其中不少论
据站不住脚,3月26日下午,他在工会给历史系师生作了关于曹操评价
问题的学术报告,引起很大反响。当晚,陈望道在寓所召开座谈会,
讨论历史、中文二系如何开展学术讨论。会后《文汇报》记者陆灏就
送来了有关他学术报告的报道稿,谭其骧修改至12时,28日见报。陆
灏还要求他将报告内容整理为文章,27日晚上谭其骧着手撰写。在此
前的25日,他已接到北京电话,《国家大地图集》编委会举行前有事
相商,要他提前到达,他已定了车票。为了在行前完成这篇文章,只
能将已买的车票退掉另买。从28日至30日,他繁忙异常,紧张万分,
因为《文汇报》的报道见报后,各方面纷纷来电来访,《光明日报》、
《复旦学报》都要求刊登这篇文章。他每天都要写到晚上三四点钟,
终于在30日上午10时写完,在他家坐等的陆灏立即拿走,《光明日报》
和《复旦学报》都未能抢到,《论曹操》一文第二天就在《文汇报》
发表。当时大家都知道,郭沫若的翻案文章是有来头的,所以谭其骧
的商榷也格外引人注目,历史系师生进一步开展讨论,气氛为之活跃;
学术界也出现了不同意见的争鸣,打破了长期的沉寂局面。

在这篇论文中,谭其骧首先指出,对曹操不存在翻案的问题。
“说是替某人翻案,无论正翻反也好,反翻正也好,总得新的评价和
旧的评价完全相反或基本上相反,才算得上翻案。”但“自古及今,
果然有很多人说曹操坏,却也有不少说他好,也有人在某些方面认为
他好,同时在某些方面又认为他坏的”。他列举了近几十年来所出版
的历史课本中,对曹操的评价一般并不特别坏;范文澜的《中国通史
简编》和吕振羽的《简明中国通史》虽然骂了他,但只是当作汉末军
阀的一员,对他的评价远在刘备、孙权之上;解放前后专论曹操的论
文或小册子,对他也是肯定多于否定。“既然过去人们对曹操的评价
不全是否定的,也有肯定的,那么我们今天要肯定曹操怎能说是替他
恢复名誉,替他翻案呢?”古人对曹操的评价也是有毁有誉,甚至连
司马光的《资治通鉴》中的评价,也几乎是全盘接受了曹魏本朝臣子
王沈的话。至于小说戏曲中都说曹操坏,不说他好,那又是历史小说、
历史剧是否要符合于历史事实的问题,也不是翻案不翻案的问题。

郭沫若、翦伯赞都认为,对曹操的坏话都出于统治阶级,统治阶
级之所以要说他的坏话,都是封建时代的正统主义历史观在作祟,而
人民群众也说曹操坏,那是受了统治阶级的影响,“是支配阶级蓄意
培植的”。谭其骧列举了自晋至清对曹操的各种评价,指出:封建统
治阶级站在正统主义上来对待曹操,也不是一贯相承始终不变地把他
看作是篡逆窃一派的人物,偏安时代也有不把他看作坏人的。而从
北宋以来的小说戏曲都把曹操当作反面教员,显然也不是像郭沫若所
说的出于统治阶级的培植,因为司马光对曹操的评价就很好,但据同
时代的苏轼的《志林》记载,当时的说话人(民间说书艺人)已将曹
操说成为反面人物了。

历史解密战史风云野史秘闻风云人物文史百科

吴禄贞一生是怎样的?吴禄贞一生都做过哪些事?

吴禄贞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家有薄田10亩,父亲为私塾老师。少年时,吴禄贞就读于父亲在武昌的梦泽书屋,他擅长诗文,对西学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