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pc站与wap用户数据已同步!
手机站:m.fhxsw.org
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最新更新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www.app2949.com > 修真小说 > 侠武大宋 > 正文 寂寞宇宙

第二四五章 地陷

这一次,真的没人相信白胜还能创造奇迹了,如果他这个年纪就能挑战三十多岁的凤南渡并且成功,那么这世上别人也不用练武了。

武功难道不是依靠岁月的累积和勤奋的修炼来提高的吗?

看见人们一脸的不信,赵福金和李师师均觉得受到了莫大的委屈,一左一右拉住了白胜的手,一脸的希翼央求白胜:“快告诉他们,你行的!”

不懂武功就是不懂武功,外行终究是外行,这两个少女又怎知道凤南渡的隔物传功有多难?

白胜心说,我不行的。但是在两个美少女的央求下,这话竟然说不出口。

俗话说的好,英雄难过美人关。且不论白胜是不是真英雄,只说他面对两个绝色少女的信任,如何说出“我不行”三个字?

男人是不能说自己不行的,尤其是在对女人说话的时候,这是规矩。

看台上的人们当然也听见了赵福金的声音,赵楷都被他这妹子气笑了,你希望你的如意郎君英雄盖世可以理解,可也不能没边没沿啊?你当白胜是神仙么?无所不能?

正想叫过妹妹来规劝一二时,展人龙却抚掌笑道:“御拳馆果然是御拳馆,竟然连凤师兄的隔物传功都可以挑战,着实厉害!展某愿携众门人拭目以待!”

展人龙的想法是,最好让白胜来挑战凤南渡,不论谁胜谁负对他南侠拳馆都是有利的。

因为他家的展福被白胜挑战成功了,这是南侠拳馆的惨败,如果这场文比的结果是御拳馆和万胜拳馆互相不挑战,那么名声一落千丈的就只能是南侠拳馆。

所以他明知道白胜不可能挑战成功,也要挑唆御拳馆来比这一场,白胜输了白胜丢人,白胜赢凤南渡丢人,就是不丢他展人龙的人。

他这话一出口,等于是直接把白胜架在火上烤了,就是赵楷想阻止赵福金都来不及了。

武林人士最重然诺,说出来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没有收回的说法。像孙仲臣那样的无耻之徒不是没有,但不论是谁,只要像孙仲臣一样做了,他就要做好被人蔑视一辈子的准备。

当然,此时不是不可以把吹牛的责任推在赵福金的身上,但是身为男人把责任往女人的身上推,这种事并不比言而无信高尚多少,别说白胜干不上来,就是赵楷也干不上来。

狄烈当然明白展人龙的用意,不禁面露苦笑,这一回是真的帮不了白胜了。

与武比的区别是,文比不存在认输一说。

凤南渡做出来的样板就在那里摆着,人人皆知。这时候即使他狄烈站出来说白胜肯定能赢也不会有人相信。一切以事实为准,眼见为实。

几阵朔风吹过,苍穹中星斗隐形,天上下起了雪花。

雪花飘飘洒洒,弥漫了灯火通明的演武场,混淆了人们的视线,落在了人们的身上和脚下。

白胜站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之中,面前是刚刚挖出的一块青石板,和青石板上另一块蒙着屉布的豆腐。

他不是没想过宣布退出,但是他想的更多的则是如何将自己的内力透过豆腐去击碎青石。

办法也不是全然没有。至少小红拳中的第六招“红尘尽染”就有隔物传功的意味,他只是没有来得及去测试和体验。

此外,那本假红拳心法也有提到,“意在力先,力随意走。意之所至,金石俱糜。”

从前,他总是觉得自己不到修炼这些法门的时候,总想等到丹田里的水珠变得更大一些,也就是内力修为更高的时候再来揣摩尝试。

但是今天,他不得不提前试一试这些东西了,既然已被逼得骑虎难下,那就不下又如何?就算最终失败了也不会后悔,因为自己努力过了。

雪花遮蔽了天籁,风也歇了呼啸,演武场上中静悄悄的,连同场周的人们一起,仿佛天地都在关注着白胜,要看他如何动作。

忽然,白胜动了,先是双臂缓缓举过头顶,形如托塔擎天,而后双掌翻转,掌心向下覆盖身前一片空间,缓缓垂落,垂落时双臂弯曲肘出左右,双掌在胸前压下。

“红尘浸染!”

有人惊呼出声。

“他怎么会用红尘浸染?哦,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他怎么会选择用这一招……”说话的人自己都意识到了语病,忙不迭的解释给他人。

白晟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地驳斥道:“他不用小红拳用啥啊?你让他用流星和御光,他也得有资格学不是?”

御光和流星这两路拳法,就是白晟这样的三代弟子都没资格学到。

被驳斥的弟子撇撇嘴,想要说一句你白晟怎知白胜小红拳的厉害之处?却来不及反驳,因为他看见白胜的手掌已经向着豆腐按了下去。

最终的效果将会如何?没人敢于预测,只说白胜这一按,就与凤南渡截然不同。

之前凤南渡那一掌是缓缓覆盖在屉布上的,而后并没有其他动作,直至他的手掌移开。

而白胜这一按,则是迅速按上去的,形如以掌拍击!

这一拍,就是狄烈和凤南渡都看得连连摇头,如此重形而不重意,如何能够实现隔物传功?

赵楷和展人龙也都露出了不解的神色,看到这里他们已经能够预料到,白胜失败了。不会有别的结果。

白胜果然失败了虽然有雪花干扰着人们的视线,但是也妨碍不了人们看见那块蒙着屉布的豆腐垮塌了下去。

“哈哈哈哈……”院子里想起了白晟幸灾乐祸的大笑。

然后就在这大笑声中,场内异变陡生!

“轰隆”!随着一声低沉的轰鸣,有漫天的尘土混合着雪花暴起,雪花和尘土挡住了人们的视线,将白胜雪白的身影笼罩其中。

内力稍高的弟子以及赵楷、狄烈、展人龙等高手们,均觉脚下的大地微微的颤抖了两下。

最令人骇异的是,当这些飞扬的尘土和雪花渐渐落定,人们却看不见白胜的身影!

不仅看不见白胜的身影,就连那块三尺见方、厚达一尺的青石板也不见了,连带着青石板上的豆腐,尽数消失无踪!

这是什么诡异的功法?众人齐声惊呼,淹没了白晟的笑声,纷纷冲到近前去察看,却发现在刚才白胜站立的位置上,地面陷下去了一个大坑!坑内只有新鲜的泥土。

这一来,就连展人龙和狄烈的脸色都变了,这是地陷么?!

如果是地陷,白胜的内功得达到何等惊世骇俗的地步?

据说前些日子周侗和方腊曾在太师府有过一次交手,两人相对施礼时同时发出了无形罡气,这无形罡气对撞之下,导致太师府院子里的地面塌陷,据说把皇帝的宝辇都陷落了进去。

周侗和方腊都是当世顶尖的高手,合他们二人之力造成地陷已经足以震惊武林!

然而就在今夜,白胜却能以一己之力将大地拍塌,这意味着什么?难道说白胜一人的内力已经超过了周侗和方腊两人?

世间岂有如此高手?这根本就不可能!

唯有狄烈有些憧憬,自家那河洛神功练到巅峰之后,会不会具有如此威力呢?但是他眼下却顾不上太多的憧憬,因为他想到了白胜的安危,急忙喝道:“南渡、羿啸,你们快去挖人!”

毫无疑问,白胜骤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肯定不是飞天,必然是被塌陷的大地吞噬了!